愛的奇蹟

好心肝門診中心的誕生,是一份愛的奇蹟

好心肝門診中心的誕生,是一份愛的奇蹟

如果說,短短半年間好心肝門診中心能從無到有,也算是個奇蹟的話;那麼,這個奇蹟的開端,要從一位我們之前素未謀面的李先生說起。

不願具名的李先生是位成功的企業家,過去並未與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有過聯繫,在一次機緣下,李先生無意間得知本會許金川教授多年來念茲在茲,希望有朝一日能延續恩師宋瑞樓教授「以病人為中心」的精神,設立一座完善的肝病醫療中心,為肝苦人提供更好的照顧。深受這個願望裡蘊藏的無私大愛、醫者父母心所感動,李先生二話不說毅然捐款,讓這個原本僅止於空中藍圖階段的醫院,有了具體的地基!

李先生私下曾說,前半段的人生他忙於事業,庸庸碌碌,但始終心存感恩;如今年過半百,體會到人生有更美好的事值得追求,他發願要做許多更有意義的事,回饋社會。行善就是他下半輩子追求的事業,而肝病醫療中心的願景,讓他看見了醫療有不一樣的可能性!

李先生捐出的,正是好心肝門診中心所在地的購置費用。這筆捐款就像一盞溫暖的愛心之火,點燃了肝苦人的希望,也敲開了門診中心的第一塊磚。如同電影「讓愛傳出去」一般,緊接著,有許多愛心人士也跟進響應,讓我們有了第二塊磚、第三塊、第四塊…

群起響應的社會愛心

何曉亮先生,原本就是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的長期支持者,加上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是肝病患者,讓他深感肝病防治的重要,也深深認同本會長期從事肝病篩檢、將關懷送到偏鄉離島的理念。去年在基金會18週年慶的場合上,許金川教授第一次正式對外宣布希望能籌設肝病醫療中心,建立起不一樣的醫療模式,讓醫病關係能回歸到最原始的視病猶親⋯這番理念讓何曉亮先生深表認同,隔天,他就以實際行動,捐款支持這項計畫。

梁志豪先生亦是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長期支持者,因為虔誠信奉佛教,對他來說,行善已非偶而為之的回饋,而是人生堅貞的信仰。多年前,他得知基金會有創立一個不一樣的肝病醫療中心的想法時,就在背後默默的支持我們。他可說是肝病醫療中心能跨出第一步的重要點火者。

還有程先生,他是位沈默又低調的病人,回診的時間一到,他總是準時出現在許金川教授診間門口,與所有排隊的病友一樣,默默地等待看診。身為病友,他懂得病友面對不確定病情時徬徨無依的心情,更清楚他們尋求正確診療的渴望,所以,他也義不容辭捐出大筆款項,希望早日見到這座肝病病人專屬醫院的誕生。

除了上述這些令人感佩的慈善家,還有許許多多的熱心人士,或是親自跑一趟基金會,或是透過郵政劃撥,或是簽下信用卡捐款授權書,成為我們長期的「愛心股東」。

像是一位住在彰化的陳老師,60幾歲時發現罹患肝癌,雖然經過治療,但之後仍數度復發,飽受病痛折磨的她一度沮喪地跟先生說:「我不要再治療了,就放棄吧!」然而,身旁的親友仍不斷地給予打氣、鼓勵,並積極介紹她求醫。因緣際會下,她結識了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並再度鼓起勇氣接受手術。所幸,病情果真有了好轉,喜獲重生的她感激之餘,發願要幫助其他同病相憐的肝苦人,於是,她毅然把原本要當做養老金的積蓄,全部捐給基金會。她說能夠獲得重生,讓她內心充滿了感恩與滿足,下半輩子只求能再多做點善事。

不管金額多少,善心一樣動人

還有一位在山上種香菇的菇農,一次就醫檢查後,竟發現肝臟裡有多顆肝腫瘤,當時求診的醫師只是告知,難以再做什麼治療了。當天她記得很清楚,和先生茫然走出醫院時,外面剛好下著滂沱大雨,夫妻倆想不久之後可能就要天人永隔,不禁潸然淚下。所幸,天無絕人之路,後來積極求醫,經過評估後,接受了栓塞治療,讓病情出現曙光,夫妻倆總算走出絕望谷底。其實菇農夫婦家境並不富裕,但是滿心感恩的他們,堅持要把辛苦栽種的一棵棵香菇所賺來的微薄收入,全都捐出,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造福肝病友的肝病醫療中心誕生。

這些來自社會各階層、各角落的捐款故事,每每思及都讓我們為之泛淚動容。每一筆捐款,不管金額多少,都是無限的愛心,都乘載著如鉛般的重量,督促我們努力加把勁,早日前往夢想之地。這些捐款人我們或許認識、或許不認識,金額有多有少,但是善心無關數字,是一樣動人的。感謝有您,讓我們看見了台灣肝病醫療的未來新希望。

好心肝門診中心的孕育過程,有賴幕後眾多專家及義工,經過無數次的開會、討論,才能讓此中心順利誕生,非常感謝他們的辛苦付出。

好心肝門診中心的孕育過程,有賴幕後眾多專家及義工,經過無數次的開會、討論,才能讓此中心順利誕生,非常感謝他們的辛苦付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