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新聞

2017.05.012017/04/30 聯合晚報 許金川/肝不吭聲 一鳴嚇人

門診來了一位多年病友。
 
奇怪!平常都是夫妻同行,怎麼今天不見太太同行。
 
「老婆呢?」我好奇地問。
 
「她出車禍!」
 
「啊!人有沒有怎麼樣!?」我關心地問。
 
「就是牙齒斷了好幾根,下巴也骨折,連講話都很困難!」
 
講著講著,想不到對方嘴角竟露出一抹微笑。
 
原來這位病友開車,對向車閃避不及,雖然他沒事,但妻子卻受傷了。
 
我很納悶,這位老病友應感到內疚與難過才對,可是怎麼看起來剛好相反,難道另有隱情…啊!醫師看病也要當偵探福爾摩斯。
 
「平常她在家裡一直嘀咕不停,連看醫師也是。自從她出車禍之後,我耳根子難得清靜,精神也輕鬆自在多了!」他露出一絲的微笑。
 
原來如此!
 
「無聲勝有聲!」固然不錯,例如肝臟平日不會亂叫,不會像腳一樣常常會痠,也不會像喉嚨一樣,一傷風感冒就會痛幾天討人厭。喝了酒,肝臟默默幫我們解毒;吃了藥,也是肝臟默默把藥物轉化分解,它又默默擔任許多化學工廠的工作,像是合成蛋白質等,因此肝臟號稱為「沉默的器官」,平常不吭聲,但等到肝癌大了,腹痛、黃疸、體重減輕等症狀出現,人才有警覺去求醫,但通常都太晚了。
 
這位病友,老婆受傷不能言語,他固然獲得暫時的片刻安靜;但等到老婆大病初癒,忍耐憋話太久,屆時暴風雨來臨,老公的日子恐怕就難過了。因此,夫妻相處之道,平時就要有少許雜音,才能家庭平和;但肝臟先天無法發聲,只能靠後天的定期完整檢查來保平安了。
 
新聞連結:http://pics.ee/j92z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