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新聞

2017.10.26肝病權威許金川獲贈台灣貢獻獎 幽默比喻:女人智慧跟肝病一樣很難對付

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榮獲2017年「第二屆蔡萬才台灣貢獻獎」。許教授對台灣肝病的付出及許氏幽默的致詞感言多人分享,人稱台灣「肝爹」的他,雖然用9分42秒的幽默自嘲演說引起在場民眾哄堂大笑,但他用盡一生為消滅台灣民眾免於肝病之苦的「阿甘」精神,更是讓全場民眾報以熱烈掌聲肯定他為台灣的付出。

著名雕刻家朱銘與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經由推薦提名制,榮獲2017年「第二屆蔡萬才台灣貢獻獎」得獎人。許金川把一生投入消滅肝病、救治國人免於肝病之苦,昨日(25日)上台致謝時,許氏幽默感言讓現場笑聲連連。他謝謝他的夫人、洪淑娟醫師,讓他畢生奉獻於消滅肝病這個國病上,他說得獎後他與老婆的對話,讓他只有開心一天,他說:「女人智慧跟肝病一樣很難對付。」逗得現場貴賓哄堂大笑。

 

2017年「第二屆蔡萬才台灣貢獻獎」25日舉行贈獎典禮;現場最溫情也最有幽默的就是今年2位得主:雕刻大師朱銘與國內肝病權威、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董事長、台大醫學院名譽教授許金川的致詞感言。

 
白髮蒼蒼的朱銘老師上台發表感言時,提到恩師楊英風一度哽咽,「沒有楊英風,就沒有我朱銘」;接著提他建美術館的心酸。現場播放朱銘受訪影片他談到自己當年「最起碼也可以到美國看看什麼叫藝術,去搞清楚這個問題,原來是『怎麼弄怎麼搞都可以。』」
 
等到許金川上台時,許教授感性之餘未改他一貫的許氏幽默,他說:「得到這個獎,我感到很惶恐,因為要能夠得到這麼大的榮耀,至少要像朱老師(朱銘)那樣,『要怎麼搞怎麼弄』都有作品;作品放在地上都有人趕快給它回收,可以遺傳萬世,我們當一個小醫生,怎麼可以跟林懷民老師,跟朱銘(老師)去比較,實際上感到非常心虛。」
 
他說:「我們當醫生的,作品就是我們的病友;尤其我看肝病,看幾十年,實際上很多病人,都是從我手中消失的。我們沒有作品可以展覽。」趣談自己的行醫事蹟,現場笑聲不斷,話鋒一轉,許教授感性地感謝恩師宋瑞樓教授「視病猶親」的教悔及帶著他及一些醫界好友民國83年成立了肝病防治基金會,「沒有想到,我當初只是想要開一家小吃店,沒有想到幾十年,『隨便搞怎麼弄』,竟然變成比萬客隆(量販店)還大。」
 
他表示知道是台灣貢獻獎得主後,他只有高興一天,在聯袂出席的夫人(洪淑娟醫師)面前,許金川對著大家說:「我的賤內知道我得獎後,像孟母教子一樣,叫我捐出來,她說,這個獎金那麼高,你一輩子也賺不了,這個不是你個人的,你看看那麼多人幫你的忙,你要把它捐出來,你捐出來以後,我再給你兩千萬。」…但是她接著說:「我明天就帶你去富邦金控,找蔡明興董事長,用你的人頭借兩千萬給你。」許教授感慨:「女人的智慧跟我們的肝病一樣,永遠是很難對付。」幽默的語言讓現場笑聲連連。
 
3年前,富邦集團總裁蔡萬才猝逝,蔡明忠、蔡明興兄弟倆以父為名成立「蔡萬才台灣貢獻獎」。每2年辦一次,每屆選出兩人(或組)得獎者,採推薦提名制,被推薦者資格為對台灣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教育與科技等領域,長期耕耘、服務,且有具體成就、貢獻的個人或團體。2015年首度舉辦「蔡萬才台灣貢獻獎」,由舞蹈大師林懷民和善牧基金會修女湯靜蓮獲獎。
 
昨天的贈獎典禮一開場,主持人、現任台北文創基金會執行長劉麗惠引領大家看完總裁蔡萬才過去談理念、想做法官身影的影片後,緊接著,總裁蔡萬才夫人蔡楊湘薰帶領長子蔡明忠、長媳陳藹玲,與二子蔡明興及二媳翁美慧及孫子蔡承儒,集體起立向與會人士致敬。
 
蔡明忠難得感性地說:「我們叫這個獎是『贈獎』,而非『頒獎』,因為前者是平等的(給予),而『頒獎』則有由上而下的感覺。希望激勵台灣角落更多正面力量。」講求平等實在的理念,則是同為台大法律系校友的蔡明忠從父親蔡萬才得到的身教。
 
主辦單位今天表示,朱銘以「創作融合傳統雕刻與現代雕塑精髓,獨特的精神內涵風靡世界,終身致力實踐種活藝術的種子理念,對文化維護與發揚,貢獻卓著」獲獎;許金川因「利用超音波早期發現肝癌為國內先驅,成立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好心肝門診,致力消滅肝病,扶弱治病,獲得廣大社會迴響」獲獎。
 
朱銘受訪表示,他以積極且認真態度面對自身創作或任何展出機會,希望勉勵正在奮鬥的每個台灣人,發揮正向精神堅持夢想,築夢踏實。
 
許金川則說,未來希望擴大好心肝門診中心成為肝病專科醫療院所,同時號召台灣更多醫療機構一起努力,讓醫病間回復最原始、真摯「醫病一家親」關係。
 
 
【許金川教授得獎感言全文】
 
馬前總統、蔡總裁夫人、蔡明忠董事長、蔡明興董事長,還有我們總裁的家族、各位評審委員、各位好心肝的朋友:
 
感謝蔡總裁遺愛人間、感謝我們蔡家家族能夠把總裁的心力發揚光大、造福社會。
 
實際上,當初我們在座的感恩基金會吳志毅執行長三顧茅廬來找我的時候,我感到很惶恐,因為要能夠得到這麼大的榮耀,至少要像朱老師(朱銘)那樣,要怎麼搞怎麼弄、都有作品;作品放在地上都有人趕快給它回收,可以遺傳萬世,我們當一個小醫生,怎麼可以跟林懷民老師,跟朱銘(老師)去比較,實際上感到非常心虛。
 
因為大家知道,我們當醫生的,我們的作品就是我們的客人、我們的病友;我們醫生手上,尤其我看肝病,看幾十年,實際上很多病人,都是從我手中消失的。我們沒有作品可以展覽。
 
我過去每次在路上走,總有人叫住我,ㄟ許醫師許醫師你忘記我了嗎,幾年前我爸爸我爺爺都是給你看的啊,都是在你手中走的啊。那種壓力多大啊!刻骨銘心啊!那我晚上睡不著!當然,也有不少善心的人士,他最後加了一句:「許醫師感謝你。」
 
真的在我們那個年代,講起那個年代就是,講到我老師宋瑞樓教授,剛剛影片裡面有他的影片,我們在座的吳伯雄、伯公先生,要叫我老師叫姊夫,我們老師那個年代,醫療是很純淨的、風氣是很好的,我們老師宋瑞樓教授常常告訴我們說:「醫生是為病人而存在的。我們病人有痛苦,我們一定要把他治好」,治不好的,我們要去研究,即使披星戴月、傾家蕩產,你也要給它研究出來,化不可能為可能,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視病猶親、我們要把病人當成我們自己的家人」,這樣的話不僅給病人最大的安慰,我們的醫術也自然中也自我成長。
 
感謝我老師跟我們一起在民國83年成立了肝病防治基金會,沒有想到,我當初只是想要開一家小吃店,沒有想到幾十年,隨便搞怎麼弄,竟然變成比萬客隆還大。
 
假如過去幾十年能夠為我們台灣國人做一點事,真的是要感謝我老師之外,還要感謝全國各界愛心人士的幫忙,包括很多在座的各位朋友,他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他們雖然不至於拋頭顱灑熱血,但是很多人捐出了他們的腦汁,有些人捐出了他們的膽汁,用盡心血,默默的幫助我們一起幫助台灣的國人。真的在此我跟在座我們幫助人的好心肝朋友,還有不在場的好心肝朋友致最大的敬意。
 
我得這個獎以後,回到家裡高興了一天,為什麼?獎金那麼高?我們(醫師)看健保也不過幾十塊幾百塊,可是這個獎金之高(一千萬)只讓我高興了一天,為什麼一天?我回去我的賤內,喔,今天有來,她就像孟母教子一樣,她說:「這個獎金那麼高,你一輩子也賺不了,這個不是你個人的,你看看那麼多人幫你的忙,你要把它捐出來,你捐出來以後,我再給你兩千萬。」但是她接著說:「我明天就帶你去富邦金控,找蔡明興董事長,用你的人頭借兩千萬給你。」
 
女人的智慧跟我們的肝病一樣,永遠是很難對付的。
 
再度感謝我們今天的評審委員,我們蔡家家族、蔡總裁夫人、在座各位評審委員、我們全國各界的愛心民眾,希望有今天的贈獎,讓我們台灣民眾,更多人了解肝病的危害,讓我們一起努力,讓我們多一分努力,就可以減少一分悲劇,減少一分家庭遺憾,謝謝各位。
 
忘記了謝謝馬總統,馬總統從以前在當台北市市長,92共識之前,就一直很用心幫助我們肝病防治,即使當了總統也是一樣,現在也是一樣,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我想馬總統為什麼對我那麼好,我在想,他一定是把我認為是葉金川去了。不管怎麼樣,善意的誤會也是一種美德,我們謝謝馬總統,謝謝!
 

BACK